第九百四十九章 过关斩将,圣山三尊!

作品:《我是鬼捕

    我想应该就是这样,不然的话,这恶心的沼泽之中又怎么会有这么浓厚的灵气呢?

  只可惜我现在的身上满是恶心的粘液,必须快点弄干净,不然的话,等风吹干了,可能就不好去除了。

  不过不管怎样,我现在的心情还是十分的愉快的,闭关三月都没能提升的修为,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轻易的提升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这“可爱”的大妖怪,突然发现它长得很像章鱼。至于它究竟是什么妖物,那就不得而知了。

  脚踏七星龙渊剑,我继续向圣山进发。途经一片池塘时,我粗略的洗了个澡。

  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我就再次赶路了。经过没日没夜的飞驰,第二日的午时,我终于来到了圣山。

  这一次我本来就是闯山的,所以犯不着循规蹈矩,更犯不着藏着躲着。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干!

  谁挡我我就干谁,谁跟我装,我就让谁哭。

  我直冲着圣山顶上的宫殿飞去,可刚刚飞到了半山腰,几条云候的狗就将我拦了下来。

  “来者何人?为何擅闯圣山?”

  我听此,冷冷的道:“孽障,都给我滚开,你们还不配成为我的对手。”

  几只妖怪一听,立刻露出凶相。“小子,你确定出门时没撞树上吗?怎么大白天的就说胡话?”

  我闻此,轻笑一声道:“哦?看来这都被你发现了,既然如此,我只能让你闭嘴了。”

  说到这里,我身形猛地一闪,接着金刚杵立刻出现在我的手中。几只妖怪看我冲来,立刻举起兵器就要迎敌。

  可惜的是,我一棒挥过之后,他们全部愣在了空中。我将金刚杵往肩上一扛,接着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飞去。

  我刚飞了一两秒,他们就全部向地上摔了下去。我刚才的一棒并没有下杀手,只不过将他们体内的妖丹击碎,这样一来,他们就不能继续为妖了,也就不会再害别人。

  结果了几个小喽啰,我继续向上飞,这一次来了五个佩戴鹰牌的鹰卫。

  这其中一人我还认识,正是上一次为我们领路的三刀。

  “呦呵,老伙计,咱们终于又见面了。”

  三刀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了挣扎之色。

  我见他不言语,随即冷冷笑道:“你觉得就凭你们几个能拦得下我吗?”

  三刀面如死灰的道:“我们不想拦你,可侯爷之令不可违,我们只能勉强一试了!”

  我轻哦了一声,然后哈哈笑道:“看来你们侯爷是想让你们这些人当炮灰,为了消耗我体内的真气吧?不过可惜的是,就凭你们这些,恐怕也用不了我多少真气。”

  我话声刚落,三刀旁边的瘦子立刻轻蔑的道:“大胆逆贼,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真是不知死活。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轻笑道:“哦?那就请你多多手下留情了。”说到这里,我的眼中露出杀机。

  五名鹰卫见此,也不再废话,纷纷化为本体。鹰卫的本领自然要比刚才的妖兵强上一些,可就不知道他们能接下我几招。

  我将手中的金刚杵收起,接着将真气猛然注入到左臂之中。

  与此同时,左臂之上开始生长出片片金色的龙鳞。几人一看,立刻向我发动了强攻。

  眼见他们靠近,我一点七星龙渊剑,身体瞬间高高跃起。与此同时,我攥紧左拳,然后猛地一拳轰了下去。

  “鬼捕神技,龙影拳!”话声刚落,一条金色小龙立刻从我的拳面射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这五名鹰卫冲了过去。

  五名鹰卫知我这一拳威力不俗,可还是无畏的迎了上去。这五名鹰卫,显然是各有所长。

  五人合于一处,竟暗合五行阵法。五行阵法之中,以土位为防,以金位主攻。现在我已经抢的先手,这五人之中的土位鹰卫立刻挡在最前,其他四妖立刻将妖力交替的注入到他的体内。

  只看他双手化掌,用力一推,一面五色光盾立刻出现在他的身前。金色小龙就在此时冲了过去,正好被这五色光盾挡住去路。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那五色光盾应声破碎。而我这一招龙影拳,也彻底瓦解。

  五名鹰卫虽然被巨力震退数步,可却都没有受伤。我一看,不免心中暗笑。

  想必这五人已经得到了云候指点,不然就凭他们几人的造化,哪里能够布下这五行大阵?

  不过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就算能将这五行大阵施展到极致,今天也难以胜我。

  我重新将金刚杵抽了出来,然后冷笑一声道:“有点意思,可惜我却不能在你们身上浪费太多时间。我这就送你们上路!”

  说到这里,我一点脚下七星龙渊剑,身体向前急冲的同时,我单手也在快速的结印。

  刚刚逼近五妖,我的法印也彻底结成。

  就在这时,我大声念道:“天罡地煞,听我号令。斗转星移,雷动三千。雷光四射,聚为天雷。天雷降临,灭除污秽。鬼捕神技,天雷斩!敕!”

  敕字刚落,我们几人的头顶之上立刻乌云密布,眨眼之间一道天雷从天而降。

  我高举金刚杵迎上天雷,接着大喝一声道:“破!”

  就在我施展天雷斩的同时,这五妖又再次故技重施。只可惜,面对我强大的天雷斩,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一棒之后,五妖全部遭到重创,不仅口吐鲜血,还立空不稳。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接着头也不回继续向山顶飞去。他们基本已经活不成了,内丹和经脉尽断,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可我刚刚飞起,三刀就努力的大声喊道:“小兄弟,多小心……多小心侯爷的眼睛。他的眼睛……啊……”

  三刀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惨叫。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他身旁的鹰卫一爪子洞穿了三刀的胸口。

  我见此,怒由心生一拳直接击出。一颗金色光球瞬间从我的拳面击出,然后正中那个偷袭三刀的鹰卫。这家伙惊恐的看着光球袭来,然后“啪”的一声脑袋迸裂。

  有这样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三刀的提醒肯定是由内而发的,看样子,我真的应该注意一下这云候的眼睛。

  也许这家伙的眼睛,藏着什么杀招也说不定。连续两道开胃小菜之后,没想到又来了一盘凉菜。

  云候这家伙是多么的胆小,竟然派人频频来消耗我的真气,难道就不敢堂堂正正的跟一较高下吗?

  不过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这畜生耍什么阴谋手段,我都照单全收。

  这一次挡在我面前的是三名身穿华服之人,看衣着和装扮就知道在这圣山之上的地位不俗。又从他们身上的妖气来看,这三人的实力怕是极强,恐怕不会弱于碧雪。

  我始终以为碧雪的修为在妖界能排上上等,可随着在妖界的时间越来越久,我突然发现,她或许顶多算个中等。

  这妖界的老妖怪实在太多了,随便蹿出来一个都能吓死人。

  眼前的三人都是中年人,相貌十分的相似,唯一的不同就是肤色和发色。他们都将头发整齐的扎在脑后,穿着锦袍双手背后,但就这份气势,就比我显得高贵多了。

  我跟他们相比,压根儿就是个土包子。

  三人看了看我,站在中间的黑脸汉子说道:“你就是雨龙?害我们侯爷断了一腿之人?”

  我听此,立刻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错,正是在下。三位衣着华丽,不知如何称呼啊?”

  左边的红脸汉子听此,冷笑一声道:“就你这山野村夫,也配知道我们的名号吗?实话告诉你,上一次你来圣山,我们三尊未在,今天你还敢再来,无异于自寻死路。速速跪地求饶,否则,就将你生吃了。”

  我听此,立刻露出畏惧之色,然后装腔作势的道:“哎呦,你这把人家给吓坏了嘛。好怕怕啊!可是,能让人家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鬼吗?”

  三妖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无知小儿,敢在我们面前放肆,准备受死吧!”

  我冷眼一扫,然后高傲的道:“小爷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他X的说我无知,那我问你,你知道什么?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周多长时间吗?你知道你们三个畜生什么时候没命吗?”

  三妖听此一愣,我立刻再次嘲笑道:“就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畜生,还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识相的,乖乖让开。不要脸的,那我就弄死你们!”

  三妖闻此,顿时勃然大怒,也不废话,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我就是要让他们发火,他们的火气越大,才越容易对付。

  单手一招,金刚杵瞬间出现在我的手中。

  眼见三妖齐至,我立刻口中大喝道:“天地万物,皆是生灵。以心感知,心灵互通。灵随心动,万灵自成!金刚灵技,横扫千军!敕!”

  敕字刚落,金刚杵立刻被我横扫而出。

  而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三只妖怪竟然轻易的接了下来。他们的本体到底是什么?怎么我会觉得隐隐不安呢?

  PS:爆更持续进行中……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我们互相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