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章 止戈除暴,天界召唤

作品:《我是鬼捕

    奉天帝之命?难道是天界的天兵天将来了?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刚到九黎神殿内殿时的情形,那时候我看到了无数天兵天将的尸体。

  想必也是为了来此诛杀这些异妖,只可惜全部命丧于虎魄之手。现在天界竟然又派下了天兵天将,可是他们真的能够除掉这里的异妖吗?我看不见得,不过就是再来送命罢了。

  虎魄一听到上面的喊声,立刻怒声道:“这些不知死活的天兵,竟然还敢来找我的麻烦。今天我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本来我还一直犹豫不决,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虎魄,我答应你了。我可以放过你的孩子,不过,我必须亲眼看到你将它们送入血池。如何?”

  虎魄听我这样说,立刻点头应道:“好,可我现在必须去解决上面的人。等除掉他们,我就送这些小家伙进入血池。”

  我听此,摇头笑道:“不用你麻烦了,我自会劝他们离开。不过你可不能跟我耍花样,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虎魄听此,冷哼一声道:“你真是小看我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绝不食言。”

  我虽然对虎魄没有半点好感,可是我却真的相信它不会骗我。如果说非要因为什么,我想就是我自己的直觉吧。

  我扭头看向银灵子,接着开口笑道:“银灵子大哥,咱们一同上去会会那些天兵天将吧。”

  银灵子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陪你走上一遭。”

  我之所以让银灵子陪我上去,其实是想让他带我离开这里。我的确不擅长五行遁术,而遁神银灵子最擅长的就是遁术。

  我将灭神枪和金莲太收入体内,这才向银灵子伸出了手臂。银灵子抓住我的手臂随即向上一跃,我跟着他很快就穿过了厚厚的岩层,来到了上方。

  这异妖巢穴的上方就是九黎神殿的殿门前,而我之前就是在这里与虎魄大战了好几个回合。

  我和银灵子刚一现身,就看到了上千位身着银铠银甲的天兵天将。这些天兵天将各个相貌不凡,手持兵器气势不俗。

  当首的是几位身着金甲的天神,不过却不是我的熟人,从未见过。我和银灵子现身之后,立刻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们的身上,只可惜没有崇拜,只有敌意。

  很显然,他们是将我们两人当成了敌人,甚至说当成了秦始皇的爪牙。只见这几个金甲天神中走出一位,此人高越两米,身材魁梧,手持双锤,满脸胡须,面露凶光,一看就是个好战之人。

  他冷冷的看了看我和银灵子,接着高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也是蚩尤的属下吗?”

  我早就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误解,所以表现的倒也平静。

  我向着这位金甲天神抱了抱拳,接着微微笑道:“这位天神,在下并非蚩尤余党,还请不要误会。”

  金甲天神听此,皱了皱眉道:“你说你不是蚩尤的余党,那你怎会跟一个妖魔待在一起?这一点你要如何解释?”

  妖魔?他所指的妖魔应该就是银灵子,毕竟银灵子的身上也有魔气。

  我也不发火,只是笑着解释道:“我身旁这位兄长虽身具魔气,但并非十恶不赦的魔人,还请天神不要一概而论。此刻我们两人现身一见,是有要事相商,不知天神可否容我多说几句?”

  这天神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的银灵子,接着冷冷的道:“说吧,如有假话,休怪我等手下无情。”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平静的道:“诸位天兵天将来此,想必是为了虎魄而来吧?在下要说的事情,便是跟这虎魄有关。”

  此言一出,这几位天神都来了兴趣。

  我见此,立刻笑着继续说道:“虎魄的巢穴就在下面,巢穴之中有一千多个妖蛹,而此刻这些妖蛹中的异妖已经降生。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巢穴之中不单单是一个虎魄那么简单,还有一千多个类似虎魄的天外异妖。虽说诸位人多势众,可我想知道,你们之中究竟有谁自命能够战胜虎魄?你们来此降妖除魔,又有多少把握?”

  众人听我这样说,全部都沉默起来。

  当首的天神见此,冷哼一声道:“虎魄虽然厉害,可也不是不可战胜,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抵不过一个虎魄吗?”

  我听此,微微一笑道:“也许能,也许不能。可是现在不仅仅是一个虎魄那么简单,还有上千个与虎魄同类的异妖。你们还能战胜吗?”

  金甲天神被我说的无言以对,顿时怒声道:“放肆,竟敢在此妖言惑众。我看最要杀的人,就是你!来人啊,给我将他拿下!”

  金甲天神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几名天兵立刻向我奔来。

  我见此,同样报之微笑道:“拿我容易,可是拿下异妖难。何不让我把话说完,也许能够让诸位圆满离开。”

  金甲天神闻此,皱了皱眉道:“暂且别动,如果他继续胡说八道,再抓他不迟。”

  “是,末将听令!”几名向我靠近的天兵随即向后退去。

  我见此,立刻再次说道:“我之前就在这虎魄的巢穴之中,并且与虎魄达成了共识。它答应会带着那些小妖进入血池,并且许诺绝不会为害三界。如此一来,不仅你们可以回去交差,还能免去一场无畏的战争,又能保住三界安宁,可谓一举三得。将军,你看如何?”

  金甲天神听此,哈哈大笑道:“真是笑话,虎魄凭什么会向你许诺?你以为你是谁?我看你不过就是虎魄派来的说客,就是不想让我们对它动手罢了。小子,你在我大军面前蛊惑众人,今天饶你不得。给我拿下他!”

  真的没想到,我说了这么多,他们竟然还不信我,竟然还要治我的罪。无论是谁,这一刻都得心中有火。

  看样子不露出点实力,他们是不会相信我了。眼见那几个天兵奉命向我发难,我立刻将七星龙渊剑祭了出来。

  之所以用七星龙渊剑,是担心其他法宝会伤他们性命,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才会选择相对较弱的七星龙渊剑。我这边亮出了七星龙渊剑,这些天兵天将更加确信我是蚩尤的属下了。

  那几个上前的天兵也纷纷用兵器对准了我,似乎打算将我就地正法了。

  未等他们靠近,我便意念一动,将七星龙渊剑化为盾牌,直接向他们挡了过去。这些天兵见此,随即挥舞兵器打向盾牌。

  “叮叮当当”之声立刻不绝于耳,可是他们却无一人能够近我的身。实力的强弱已见分晓,如果他们再敢造次,我绝不会介意替天帝来教训他们。

  大胡子天神一看,顿时怒声道:“大胆,竟敢抗法,就让本座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话声刚落,他竟按捺不住主动向我出手。天神的实力自然是强于天兵的,不过那又能怎样?在我修为还未达到仙人之境的时候就已经无惧天神,现在修为大增,他们更加不是我的敌手了。

  大胡子天神一点地面,立刻高高跃起,手中双锤在空中轮了几下,接着向我当头砸了下来。

  我见此,也不硬挡,直接向后退开,与此同时,将七星龙渊剑所化的盾牌重新塑形,化为利剑从这天神的身后向他刺去。

  这大胡子天神倒不是泛泛之辈,一察觉身后的利剑刺来,立刻原地一转,双锤猛地砸向了七星龙渊剑。

  就在他的双锤眼看要击中七星龙渊剑的一瞬间,我再次将七星龙渊剑重新塑形。

  这一次,我将它变成了一条长鞭,躲过了大胡子天神的双锤,直接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大胡子天神被七星龙渊剑所化的长鞭紧紧勒住,脸上立刻涨红。

  “给我破!”

  他怒吼一声,身上的神力瞬间迸发,果然硬生生的挣脱了七星龙渊剑。

  但与此同时,我的双眼之力发动了。这一次,他再也挣脱不得。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动弹不得了?”

  看样子是时候告诉他我的真正身份了,只不过说出来,他也不见得能够知道。

  “天神阁下,难道你连天帝之眼都不知道吗?我这双眼睛就是天帝之眼,凭借双眼之力就能取你性命!”

  我这话虽然有些夸张,可却能引起他的足够注意。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拥有天帝之眼?”

  我听此,轻笑一声道:“枉你还在天界任职,难道连天命之人都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天命之人,雨龙!”

  大胡子天神一听此言,顿时脸色大变。“天命之人?你就是天命之人?你为何还不去天界?天帝正四处派人找你呢!”

  派人找我?天帝找我做什么?难不成他想让我对付秦始皇吗?“天帝为何找我?你且如实道来!”大胡子天神终于不再像之前那般傲慢无礼,而变得十分恭敬。

  “雨龙兄,今天界大乱,蚩尤率领魔物大军已经打上天界。并占领了半个天庭,双方虽然僵持不下,可天界众神已经乱了手脚。天帝口谕,非天命之人不可化解这场浩劫。所以,派下诸多天神四处找你。没想到你竟然在这!”

  这天帝果然有一套,一下子就把我推得那么高。可我心里明白,被放的越高,摔下来就越惨。可我似乎别无选择,看来只能去天界走一遭了。

  修行数十载,没想到终于可以登上九重天。天界究竟有什么在等着我呢?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力挽狂澜,化解这场三界浩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