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莲花宝甲,感化金灵

作品:《我是鬼捕

    没想到在这一刻,我竟然完全恢复了身为神将时的记忆。如此一来,我就只剩下身为帝释天时的记忆了。只等所有记忆全部恢复,我失去的力量都将彻底回归。五道光芒瞬息而至,在我身前化为人形。

  我盯着它们看了看,接着苦笑道:“你们五个玩够了?知道回来了?”

  五人听此,相视一笑,接着纷纷单膝跪下道:“主人,五行精灵救驾来迟,来请主人恕罪!”

  我微微一笑道:“只要我还活着,你们来的就不算迟。好了,五莲听命,化为莲花宝甲,随我征讨截教余孽!”

  五行精灵听此,齐声应道:“是,我等谨遵法旨!”

  话声刚落,五行精灵各化一片花瓣,五片花瓣合于一处,一套五色铠甲应运而生。

  我单手一招,直接将这五色铠甲抓在手中。五色光芒一闪,这套五色铠甲就穿在了我的身上。五行之力挡不住星辰之力,我倒要看看这星辰之力能否破的开我的莲花宝甲。

  有的人可能已经糊涂了,我好端端的怎会有一件莲花宝甲呢?

  这就要从我身为神将之时说起,那时我无意得到了一朵莲花骨朵。滴血进入其中,莲花彻底盛开。莲花共有五片花瓣,每一片代表五行之一。

  后来这五片莲花纷纷脱落,化为五行精灵,并身具意识。我为它们纷纷起名,白莲、红莲、黑莲、青莲、金莲。

  后因我遭到天帝昊天和二郎神迫害,殒命在血池之中,五片莲花花瓣散落世间。五行精灵脱离我的管束,各自为害一方,进而遭到封印。现在它们迷途知返,而我失去的神将记忆也彻底恢复。

  一切的一切早在几千年前便已注定,它们此刻归来,便是应了因果循环。

  言归正传,身着莲花宝甲,我已无惧那星辰之力。纵是星辰之力,也难逃五行之中,只要不出五行,我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手持打神鞭,我气势汹汹的冲杀回来。金灵圣母一见,顿时面露震惊之色。

  “你……你受了我星辰一击,竟能安然无恙?难不成你已经达到准圣之境了吗?”

  我听此,冷笑一声道:“金灵圣母,你虽修为不俗,可却不受通天教主宠爱。否则以你这般修为,又岂会连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呢?实话告诉你,就你这点本事根本赢不了我。识相的,速速退离天界,我可饶你不死。否则,今天我就叫你这星宿之首陨落在此!”

  金灵圣母一听此言,脸上怒气大盛。“雨龙,休得猖狂。如若你真有本事,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孰胜孰负,还不得而知呢!”

  我听此,摇头叹息道:“冥顽不灵,注定当有此劫。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话声刚落,我手持打神鞭,立刻冲杀而去。金灵圣母见我冲来,立刻故技重施。道道星辰之光从天而降,化为箭矢向我射来。

  有莲花宝甲护体,我又岂会在意这些星辰之力?看都未看一眼,我便举鞭砸下。星辰之力连续击中我的莲花宝甲,“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但可笑的是,这些星辰之力根本破不开我的防御,自然难伤我分毫。

  一时间,战局逆转。金灵圣母本来还能与我平分秋色,现在星辰之力失效,仅凭这龙虎玉如意,也只能勉强自保了。

  一番强攻之后,金灵圣母终于难以匹敌,身体之上已经是伤痕累累。虽说这金灵圣母也是截教之人,可她算不得穷凶极恶之辈。

  之前我败阵之后,她也没有乘胜追杀,而是放我一条生路。现在情形逆转,我自然也不好真的痛下杀手。

  一招横扫千军打过,金灵圣母已经无力抗衡。

  我看了看她,接着叹息一声道:“还要再战吗?我已说过,你赢不了我。我不愿赶尽杀绝,你还是就此离开吧!”

  金灵圣母闻此,凄凉之色漫上脸颊。

  她苦笑一声道:“我是奉了师命来此,岂能退离?我虽自知胜不了你,但我已别无选择。你动手吧,也许我只有死了,才能彻底的解脱。”

  金灵圣母的一番话,让我感慨不已。就为了所谓的师命,连性命都可不顾,这样做真的值得吗?我环顾众人,那些因为这场圣人之间的内斗而殒命的神仙们,他们的死又得到了什么?

  一将功成万骨枯,赢者得到了荣誉,得到了满足,输者只是白白舍弃了性命。圣人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

  可说到底,这些天道圣人也不过就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屠夫罢了。

  我真的不愿再见杀戮,也不想再有人因此丧命。但是,我又能阻止这一切吗?

  “金灵圣母,你能告诉我,你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吗?你求仙问道,又是为了什么?”

  金灵圣母听此,苦笑一声道:“我本想获得永生,本想造福世人。但是,这些最初的愿望都已经发生了改变。现在的我,早已不知还因何而活着了。你呢?你辛辛苦苦的又是为了什么?”

  我微微一笑道:“我活着,只想陪伴在家人左右。我努力,只想造福世人。或许,你觉得我有些虚伪。但这却是我最初的梦想和最终的愿望。杀人,并不能让自己快乐,那为何不放下屠刀?生活,觉得没有乐趣,那为何不做些有意义的事呢?你们师徒之间的感情我能理解,可倘若是我,我想我会去劝阻通天教主。让他停止这一场无休止、无意义的战争。因为无论结果如何,都没有真正的赢家。你说呢?”

  金灵圣母怔怔的看着我,一双清澈的眼眸之中流露出释然之色。

  “也许你说的对,我想我应该尝试一下。但是,有些事情,却不是你我就能左右的。就算我带着他们退离这里,这场群仙之战也不会就此停歇。好了,我想我该离开这里了。日后倘若有缘,希望我们还能再见。临走之前,有一件事我应该告诉你。九曲黄河阵即将结成,你若真想平息这场战乱,一定要先破掉这九曲黄河阵。否则,一切都晚了!告辞!”

  说完,她身形一闪,飞向同来的截教高手。言语几声之后,这些截教高人一同飞离了此地。

  九曲黄河阵?看来我得去会会那大名鼎鼎的三霄娘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