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土楼中的老不死!

作品:《我是鬼捕

    为了破解亡灵谷内的迷阵,我和李栋冒着生命危险跳入了通往蚩尤余孽居所的黑洞之中。

  这土楼大概是有三层,每一层之间的高度应该在五米左右。我和李栋刚刚跳下,便着了地。

  我抬头向上看了看,可能是因为这里光线太暗的缘故,我竟然看不见洞口。我虽然能够在黑暗中看见一点儿东西,但实际上我也只能看个朦胧,就好比雾里看花一般。

  李栋此刻就在我的身边,我赶忙向他问道:“李栋,你看看还能看清咱们跳下来的洞口吗?”

  李栋闻此,赶忙抬头去瞧,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也没有看到。

  “洞口怎么消失了?难道是上面的人将洞口给挡起来了?”

  他这个说法完全没有可能,念哥和马小妹儿虽然不是我的亲人,却胜似亲人。他们恨不得把洞口挖的更大点儿,也绝不会在我们进入土楼之后,便将洞口封住的。

  可倘若不是这样,那洞口哪儿去了呢?

  想到这里,我立刻抬头高声喊道:“念哥,小妹儿,你们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你们还在上面吗?”

  我的话声刚落,没想到一个阴沉的声音竟在我们的正前方响起。

  “小子,不要喊了,他们是听不到的。这里不仅隔绝了视线,还隔绝了声音。你们之所以能够进来,是因为我特意将你们放进来,否则,就凭你们根本就到不了这里。”

  此言一出,我和李栋都不由得心头一颤。这是活见鬼了,听这声音距离我们应该不远才对,可是我和李栋为何看不见他呢?

  就算是他不是人,凭借我的灵狐眼也完全可以看清,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我和李栋的面前什么都没有。

  “大胆孽障,少在这里装神弄鬼,速速给我现身!”

  话声刚落,我立刻将真气注入到七星龙渊剑内,七星龙渊剑在真气的作用下,瞬间白光大放。

  如此一来,四周立即被照得清清楚楚。可让我意外的是,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看见刚才说话的那个人。

  真是邪了门儿了,这家伙不会是空气吧?我手握七星龙渊剑向前挥舞了几下,只听到“嗖嗖”的破空之声,根本没有碰触到任何东西。

  那也就说明这家伙距离我们还是有一段距离,也许此刻的他就躲在我们周围的某个隐蔽角落里。

  “孽障,鬼鬼祟祟的不敢见人,莫不是怕了我们不成?如果畏惧,那就乖乖的跪地求饶,也许小爷心情好了,网开一面,饶你不死!否则,等被我找到你,定斩不赦!”

  我此言一出,那个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了。而这一次,声音竟然是从我们的身后响起的。

  “伶牙俐齿的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出口伤人。老夫就算不现身,你们今天也必死无疑。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骗闯进来!哈哈……”

  我一听这话就火了,不敢现身,还敢在我面前装大头,可真够不要脸的。

  “孽障,想要我们的命,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在此之前,我有几个疑问,你可敢如实告知?”

  我话声刚落,那阴沉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回却是从我们的左边传来的。

  “也罢,你想死个明白,老夫就成全你。老夫在这里待了上百年,着实闷得很,有你们两个小家伙来陪我解闷儿,倒也是件趣事。”

  我没将这老家伙的话放在心上,随即开口发问道:“亡灵谷内的迷阵可是你布下的?”

  “非也,此阵乃红袍魔尊所布!”

  这红袍魔尊指的应该就是那个亡灵谷的老祖宗,既然迷阵不是眼下的这个老家伙所布,那我们此行前来,恐怕是白费功夫了。

  我稍稍思量了一下,接着再问道:“广场中央的香炉去了哪儿?你可知晓?”

  这老家伙闻此,呵呵一笑道:“这件事我倒是清楚,因为是被我收起来了。香炉是迷阵的破解之物,只要收起香炉,迷阵便会再次发生效用。”

  果不其然,这一点跟我猜想的一模一样。那个香炉就是破阵的关键,只要找到香炉,重新燃起安魂香,这个迷阵便可不攻自破。

  既然这香炉是被眼前的老家伙藏起来的,只要逼他交出来,所有的难题便可迎刃而解。

  想到这里,我立刻冷冷的道:“老东西,你把香炉藏到哪儿了?可敢拿出来,让我们瞧瞧?”

  这老家伙听此,不屑一笑道:“想找香炉破阵?这我倒是可以帮忙,但可惜的是,你们就算得了香炉,难道就能逃出去吗?实话告诉你,这房子里早就被我布下了封印结界,就凭你们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娃娃,根本就走不出去!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为好,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结界?封印?这老家伙竟然如此厉害,我早些年听我老爸说,只有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布置结界,像我们这样的修为,恐怕连个有威力的封印都布不下。

  一直不曾言语的李栋突然开口问道:“你既然有本事布置结界,为何要待在这里上百年?难道你就不觉得孤单吗?”

  都这节骨眼了,他竟然还问这老家伙的感受,我也真服了他。看来他跟念哥是一路人,都那么天真。

  这老家伙一听此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孤单?我当然孤单,可我又能去哪儿?三界六道虽大,可却无一处是我安身之所。除了这个被世人遗忘的亡灵谷,我怕是哪里都不能去!不过现在好了,有你们在这里陪我,或许我就不会那么孤单了。哈哈……”

  为三界六道所不容?这家伙到底犯下了什么大错?不然天道又岂会如此惩罚他呢?

  我想了想,接着嘲讽道:“老东西,你一定干了不少恶事。现在落得这步田地,想必也是你咎由自取。我要是你,趁早形魂俱灭,这样一来,一了百了,也就不用再在这里受苦了!”

  我这边话音刚落,没想到一股气浪竟猛地从我的身后向我吹来。这气浪来的蹊跷,等我和李栋察觉之时,已经被气浪重重的撞在了身上。

  “噗”,我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感觉不好起来。

  没想到区区一道气浪竟然有如此威力,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呢?我和李栋,还有活命的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