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再得瑟就打扁你!

作品:《我是鬼捕

    这黄光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撞在了怪物的身上。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怪物竟然被这黄光直接撞飞了十几米远。能将怪物撞翻,这黄光的威力着实不小。

  我定睛一瞧,没想到这黄光原来就是羽儿。他的身体被黄色的光芒覆盖,简直就像天神下凡一般。

  他将怪物撞飞之后,立刻扭头看向了我,然后关切的问道:“大哥哥,你没事吧?”

  我听此,呵呵一笑道:“没事儿,我挺好的。你咋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羽儿闻此,嘿嘿笑道:“我本来就这么厉害,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好吧,他身具夸父族血脉,有此神力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我自认为他的身体小,所以将他看成了弱者。

  而实际上,跟他相比较而言,我才是弱者。就在我们聊天的这会儿功夫,被撞翻在地的怪物已经站起身来。

  它看了看羽儿,接着森然笑道:“天生神力,果然非比寻常。这肉身如果被我占据,我岂不是可以成神了?哈哈……小子,乖乖让出肉身吧。”

  话声刚落,怪物猛地疾驰而来。

  羽儿见此,冷哼一声道:“大坏蛋,你欺负我哥哥,还杀害了那么多人。今天我一定要打扁你!”说着,羽儿再次飞身上前,迎上了怪物。

  羽儿的小身板跟这怪物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和一个身高十尺的壮汉。

  不过并非体格更大,本领就更强。因为羽儿变身之后的体积,那才称得上巨人。虽然他现在没有变身,可这一身神力与巨人却没有半点儿分别。

  眼见羽儿和怪物刚刚相遇,两人便斗了起来。这所谓的斗,其实不过就是单方面的挨打罢了。

  羽儿身体缩成一个光球,就像是神珠一般重重的敲击着怪物。可是怪物因为速度不及羽儿,竟连续几次挥爪都没有碰到羽儿。

  “啪啪”的声响就像是在抽耳光一般,只看的我血脉喷张,兴奋不已。

  “羽儿,打死它,打的脸,打它的眼睛……”

  羽儿在我的指挥下就像是一顶小钢炮一般,几乎指哪儿打哪儿。只打的这怪物惨叫连连,赶忙后退。

  几分钟之后,怪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羽儿这才飞回了我的身边。

  “大哥哥,我怎么样?它已经被我给打扁了!嘿嘿……”

  我听此,深受鼓舞,然后夸奖羽儿道:“羽儿,你真棒。你先歇会儿,我这就弄死它。它害死了那么多人,我们要为那些无辜生灵报仇!”

  羽儿听此,立刻乖乖的坐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将七星龙渊剑和龙虎印唤回来,随即气势汹汹的走向了被海扁一通的怪物。这怪物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看来羽儿刚才一点儿也没有留手。

  若不是这孩子心存善念,恐怕这怪物已经被捶成肉泥了。羽儿不忍心斩妖除魔,那这脏活累活儿就交给我办。

  我走到怪物的跟前儿,然后嘲笑它道:“臭不要脸的,你不是牛的吗?现在咋不得瑟了?起来再得瑟啊?起不来了是吧?那小爷现在就送你上西天!”说着,我将七星龙渊剑高高举起,然后猛地向下一刺。

  这怪物虽然皮糙肉厚,可我却不认为它身上就没有弱点。比如它的眼睛,它的脖颈,它的嘴巴,这些都有可能是它的致命点。

  而我现在要刺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它的眼睛。虽然这样看上去有些残忍,可是跟它残害那些生灵来比,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要不是七星龙渊剑砍不动它,我非得给它来个凌迟处死不可。我这一剑狠狠刺下,怪物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听到“扑哧”一声,七星龙渊剑直接刺入了它的右眼。

  怪物惨叫一声,赶忙用双手牢牢的抓住我的剑身。

  我见此,冷哼一声道:“还要负隅顽抗吗?给我去死!”

  话声刚落,我用力的一转七星龙渊剑,真气蜂拥而至,全部凝聚在剑尖之上。

  与此同时,我低喝一声道:“破!”破字一出,只听到一声哀嚎。

  紧抓着的七星龙渊剑的双手终于松开,而我也随即将剑拔了出来。我刚才已经用真气震碎了它的脑浆,只要不出意外,我想它必死无疑。

  看着怪物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随即带着羽儿重新向着石室走去。石室里的人此刻应该已经死了,我得给他们念上一段往生咒,就权当为他们送行了。这一世遭到如此悲惨的结局,只希望他们下一世能够平平安安,幸幸福福。

  再入石室之中,阿木尔正跪在地上嚎啕痛哭。这哭声如泣如诉,真可谓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我走到他的身边,然后轻声安慰道:“阿木尔,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让他们安心的去吧。等下还有一条黄泉路要走,你就随他们一同上路吧!这样的话,你们一家人也就可以团聚了。”

  阿木尔闻此,渐渐的停止了哭泣,接着站起身来。“鬼捕大人,那凶手呢?已经除掉了吗?”

  我向他轻轻的点头道:“是,凶手已经伏法,你们的恩怨也就可以了结了。来吧,跟我一起将他们的尸身整理一下,也算是好好安葬了。这石室就当作你们的墓冢,称得上入土为安了!”

  阿木尔听此,随即向我深深的鞠了一躬。接下来,我们联手将他家人的尸体都挪到了一边,并用石头围好。

  与此同时,阿木尔死去的亲人魂魄都从肉身之中飞出。没有任何意外,他们全部变成了厉鬼。厉鬼是无法投胎的,唯有祛除身上的怨念,否则只能做孤魂野鬼了。

  我双手合十,立刻念起了往生咒。随着佛经的念起,他们身上的怨气一点儿一点儿的消散。当我念完最后一篇时,他们已经进入了地府。

  说心里话,这一刻我其实有些难受。他们都是无辜的善良的人,可是却遭到这样的灭顶之灾。他们没有犯下任何过错,实在不应该遭此大难。

  可除了同情之外,我似乎什么也无法做。看来我还是应该继续降妖除魔,不是为了自己流芳千古,只为了心中那无法磨灭的良知。

  正当我打算带着羽儿离开这里,找个地方放松心情之际,没想到石室之中的血池竟突然沸腾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这血池里还有东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