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濡须坞(2)(第1/2页)

作品:《乱世风云---凤翔三国

        曹操把疑问的目光转向了他。郭嘉停了一下继续说:“主公周瑜的三万军队是水军而我军在襄阳的都是6军不习水战只能防守城郭却无法击败敌军这是其一;其二江东水域宽广道路崎岖无平原之地也就无跃马之所我军的优势骑兵挥不出来却容易被敌军所袭伤亡必定惨重。其三嘉认为主公欲挟胜利之威震慑江东此举诚然然对江东却不可。孙伯符为人吃软不吃硬主公以军威相逼更会激其斗智反而不好。倒不如将此军威放到另外一人身上能获奇效。”

        “另外一人?”我们三个都是一愣。我想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三哥指交州?那里不需要我们出兵了交州已经归顺了呀。”

        “笨。”“哎哟!”我捂头了。

        郭嘉在不失时机地敲我脑袋一下后方侃侃而谈:“我说的是交州吗?我说的是汉中。张鲁据此一处两边抗衡虽未公开与我们作对可凉州逃窜势力他也收容了不少其心可知。三秦大地地肥人众英杰辈出乃古之兵家必争之地。张鲁此人威望不小野心也有只是优柔寡断还不敢于主公正面交锋。主公挟天下之威进逼与他他定可束手降服。然我若不先下手得之若被能人异军突起据有了此处长安危矣。长安有危中原大门失守别说洛阳就是天下也难保全。”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心里佩服郭嘉我们的目光却都放在曹操身上。曹操沉吟起来:“奉孝言之甚是然目前荆州之局如何化解?”

        我想了想:“主公刘表的水军情况怎么样?”

        曹操叹了一大口气:“仲业说了这批水军号称八万实际上的精兵不过两万。”

        啊这么惨我都想不到:“哎怎么这么惨?我原先还想着能有三四万可以用得精兵呢!这个张允真是个混蛋。”

        曹操苦笑:“现在说也无用。仲业和兴霸正日夜操练他们另外也在各城池招募水军。我们在北边训练的那一万人也在赶来的途中。只是他们的水平…………唉。”

        郭嘉道:“如此说来主公对打赢江东这一仗也没把握了?”

        曹操点头:“是呀。好在子云让我先掌握清楚荆州水军实力再作决断否则……”

        郭嘉却是一笑:“其实我们还是有把握的。”

        “哦?”曹操问:“奉孝何意?”

        郭嘉还没说话只见荀攸进来了。我乐:“又一个不知道爱惜身体的。”曹操和贾翊也笑了。

        荀攸看见我们:“哟你们都来了哈我还是晚了。”

        贾翊笑道:“主公让你们休息一日都不听命。”

        曹操也笑:“这样违抗军令的事我还没办法处置。”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皆笑。

        曹操便道:“既然公达也来了今天就好好商量一个办法。子云你还撑的住吗?”

        “没事。刚才是文长拉了一下现在好多了。我们接着说。”

        荀攸没有马上坐下而是跑到我身前上下左右地打量。有郭嘉的先例我是紧张的直叫:“公达我伤口没好很痛的。”

        荀攸咯咯直笑:“啧啧今日见到子云怎么感觉有点不同?”

        我一脸正经:“公达你敢动手我会吃了你。”

        大家全笑起来了。荀攸却一本正经地说:“我倒不怕你吃我只是在想我该怎么称呼你是应该叫你赵先生呢?还是赵将军?”

        我松了一口气:“嘿嘿随便啦!”

        荀攸便躬身一礼:“在下荀攸参见战神大人大人智勇双全骗人无数;驰骋疆场纵横骗场。赚的金银无数善心满怀。能否传授在下一二好让我等受用无穷?”

        众人大笑我也笑的直喘气:“公达你是怕我伤口好的快方这样逗我?”

        荀攸大笑:“我可不敢你轻轻动一下小指头我就要跑路了打不过你呀!”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我笑得捂住伤口喊疼了:“公达饶了我吧你再说下去我可撑不住了。”

        曹操忍住笑道:“公达好了莫再取笑子云了。我们正在商议吴地之事你来的正好。”

        荀攸也收住了笑正色地说:“攸今日见主公正为此事。听说主公有意南下攸认为万万不可。”

        “哦。你们倒是一致都反对我东进。”我们四个相视一笑真是不谋而合。

        荀攸道:“不知你们三个有何建议?”

        我说:“我想了一个对付刘备的法子可三哥说周公瑾已经准备出兵了他定是顺江而上意欲荆州。主公和我们正为此愁烦呢。”

        荀攸点头:“此事是真。正欲问主公刘表的水军如何?”

        曹操将文聘的话又说了一遍:“刚才奉孝正欲说此事。奉孝接着说。”

        郭嘉继续:“文聘将军带军很有方法兴霸也是水上大将荆州的水军再不济人数也多过吴军两倍。如果两军相遇我方纵然攻不能胜防守还是可以的。我料那孙策和周瑜看我军不动他们也不会贸然进攻。”

        荀攸笑了:“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不曾想荆州水军如此不济。但只要不出战防守也应该没有问题。”

        我皱着眉头叹气:“唉这荆州水军如